--> 日本暴力强奷在线播放_日本一本午夜在线播放-官网首页

西乡书馆读书推荐21 || 悦读沙龙——漫谈金庸

浏览数:210 
读书推荐│21期
悦读沙龙
——漫谈金庸

西乡书馆 ┃ 读书使人心明眼亮

01

活动向导





编者按



金庸,原名查良镛,被誉为新武侠的开山鼻祖和一代宗师,他用一句诗“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奇侠倚碧鸳”概括了自己的所有武侠作品。至今,研究金庸武侠的“金学”已经成为一门学问,走进大学课堂,热度不减于研究《红楼梦》的“红学”。


本期分享者

陈兵、韦健娇、韦康、陶成奔


时间

2020年7月18日(周六)晚19:30——21:00


活动指南

地点:广西希高博雅学校西乡书馆一楼


02

本期报道





为此,我们面向学生开展了一期名为“漫谈金庸”的悦读沙龙,并由西乡书馆的几位撰稿成员共同推出了这期金庸小说专题读书推荐,作为引子,然金庸作品的丰富内涵,远非千百字的一篇读书推荐可以尽述,需要我们自己翻开书来,细细品之。

12.jpg


11.jpg


15.jpg



03

部分教师分享





韦建娇老师



射雕英雄传

《射雕英雄传》的故事主要发生在宋朝。以宁宗庆元五年至成吉思汗逝世这段历史为背景,反映了南宋抵抗金国与蒙古两大强敌的斗争。小说情节跌宕起伏,郭杨两家在牛家村一见如故,义结金兰,后被金兵所害。杨家后人落入敌人完颜洪烈府中,郭家后人辗转到蒙古生活。18年后,郭靖奉命南下,开始进入江湖,天性愚笨的他,在黄蓉的指引下得到众武林高手传授武功,成为了为国为民的大英雄。
就我个人的阅读趣味来说,这些历史背景和大侠情怀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这部书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书中描写的地域色彩,从大漠孤烟的塞外到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从落英缤纷的桃花岛到一望无际的蒙古大草园,这种地域的跨度给了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有时候工作压力大了,打开金庸的一本书,就是诗与远方。

书中鲜明的人物个性也是我很喜欢的地方,黄蓉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她是金庸着墨最多的女性角色,也是金庸笔下最完美的女性,她的青春气息,灵动,聪慧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用今天的话来讲,黄蓉属于单亲家庭,是什么原因让黄蓉如此优秀呢?我觉得首先是基因条件,他遗传了母亲的美貌和聪慧,其次是黄药师的言传身教,最后我想是因为桃花岛的自然环境,桃花岛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郭靖第一次去桃花岛,有这样一段描述:“船将近岛,郭靖已闻到海风中夹着花香,远远望去,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白,繁华似锦”,这样一种天然的自然环境赐予她率真可爱的心性。



我觉得金庸笔下最专情于练武的人是老顽童周伯通,而且他是发自内心爱武功。别人练功有的想称霸武林,有的想拯救天下苍生,唯独周伯通对练武没有任何功利之心,他对郭靖说:钻研武功自有无穷乐趣,一个人生在世上,若不钻研武功,又有什么更有趣的事好干?天下玩意儿虽多,可是玩得久了,终究没味。只有武功,才越玩越有趣。“周伯通喜欢练武,仅仅是因为武功好玩,但凡他看到厉害新奇的武功,他都想练。他到生命的终点都保留了自己的赤子之心。

冯耀老师



《越女剑》:绝世剑法,斩不断屡屡情丝 

《越女剑》是金庸所著的短篇小说。《越女剑》虽短,却在各个方面皆有令人称道之处。

小说写越女阿青剑术精妙,被范蠡引荐到宫中教授士兵,终于帮助越王勾践雪耻复仇。阿青暗暗爱上了范蠡,而范蠡早与西施有白头之约。阿青见到西施的美貌后,不忍伤害,飘然离去。小说借助历史上的传说和事实,不但抒发了历史情怀,还表现出人性的悲歌,把家国之仇与个人情爱结合在一起,使小说增加了厚重感和无限余味。

绝世的剑法

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原逐鹿的战国年代,有一个一个叫阿青的清秀女子。

“这少女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容貌甚是秀丽,身材苗条,弱质纤纤。”
小说中如是描述她的容貌。她没有父母,也没有朋友,谁生的她,不知;活着有什么意义,也不知。
“我十三岁那年,白公公来骑羊玩儿,我不许他骑,用竹棒来打我,我就和他对打。起初他总是打到我,我打不着他。我们天天这样打着玩,近来我总是打到他,戳得他很痛,他可戳我不到。”

就在如游戏一般的人生之中,阿青在还不知道剑法何用的情况下领悟了绝世剑法,这种剑法来源于自然,胜似一夫当关,无人可挡。

“阿青与吴国剑士在长街相斗,一棒便戳瞎一名吴国剑士的眼睛,每次出棒都一式一样”

面对曾经将越国皇宫剑士斩得没有还手之力的吴国高手们,阿青想战胜,甚至连变招都不需要。这时候,范蠡见状惊喜万分,赋予了剑法以意义。

“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吴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
而阿青,用自己的绝世剑法做交换,换来了自己原本不具备的人生的意义,而对这种意义的追求,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是悲剧。

被辜负的深情

阿青的梦中情人——范蠡,并不是一个忠于感情的人。在小说中,他因为“霸兆是在东南”而前往吴国,又因“自己未必胜得他(伍子胥)过”转而前往越国,又为消灭吴国,将自己的真心爱人西施作为“灭吴九术”之一献给吴王。
对于君主,范蠡利弊算清,算不上忠;为达目的将自己所爱献给敌人,范蠡可谓心狠手辣,阿青将一片真心托付此人,注定悲剧——毕竟真爱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也不过是达成目标的一个筹码,何况阿青呢?
“阿青站起身来,面额上有两滴泪珠,眼中却透出喜悦的光芒,说道:‘范蠡,你……你不许他们把老白吃了?”范蠡道:“自然不许。那是你的好老白,乖老白,谁都不许吃。”阿青叹了口气,道:“你真好。我最恨人家拿我的羊儿去宰来吃了,不过妈说,羊儿不卖给人家,我们就没钱买米。”范蠡道:“打从今儿起,我时时叫人送米送布给你妈,你养的羊儿,一只也不用卖。”阿青大喜,一把抱住范蠡,叫道:“你真是个好人。’”
阿青从一开始就被骗了。而范蠡如此功利且心狠,却能够在一个初打照面、有利于己的女人面前表现得如此温柔体贴,真的使我作为读者不寒而栗。
范蠡即使和痴心的阿青在一起,也只在想着如何获得那绝世剑法,也只在想着和西施在一起会怎样——他在夸赞了一番湘妃的美貌之后,轻轻叹了口气,他说的是西施,不是湘妃。
阿青有所觉察,知道如果自己想要从这段真情中胜出,必须先帮助范蠡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她前往越国皇宫,向越国剑士展示了可以胜过吴国的剑法,只被捕捉到一丝一忽的剑法影子。

这样,在阿青实施自己计划第二步的时候,越国就没有剑士能够阻挡她了——她在吴王的馆娃宫、西施所住的地方,成功让两人陷入了绝境。她斩杀情敌的计策已经让雄才大略的范蠡也毫无招架之力了,然而——

“她凝视着西施的容光,阿青脸上的杀气渐渐消失,变成了失望和沮丧,再变成了惊奇、羡慕,变成了崇敬,喃喃的说:‘天……天下竟有着……这样的美女!范蠡,她……她比你说的还……还要美!’纤腰扭处,一声清啸,已然破窗而出。”
而唯一残留的劲气,也只是徒增了西施的美丽,让自己爱的男人与另一个女人,更能长相厮守。绝世的剑法,大国的雪耻之功,终究是没有胜得过人间的真情。

韦康老师



鹿鼎记 

我一直读不下被称为中国最经典的小说《红楼梦》。因为它是经典,我曾数次逼自己读下去,但是每次读到林黛玉进贾府的情节之后,就没法再继续了。
也许我的这些话会引来红粉们的抨击,纯属个人喜好,不存在学术偏见。
《鹿鼎记》我是从小就看了,但是真正读到小说,已经是大学的时候了。阅毕这本书,感觉无比震撼。我不由得把韦小宝和了解片面的贾宝玉进行了对比。

贾宝玉生于贵族之家,衔玉而诞,众星拱月;韦小宝则出身卑微,母亲韦春花是色相已衰的老妓女,古语云笑贫不笑娼,韦春花既是贫又是娼,少年韦小宝无疑地处在社会最底层。每日坑蒙拐骗度日,好赌成性。

蓦地里大堂旁钻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大声骂道:“你敢打我妈!你这死乌龟,烂王八。你出门便给天打雷劈,你手背上掌上马上便生烂疔疮,烂穿你手,烂穿舌头,脓血吞下肚去,烂断你肚肠。”

宝玉早已看见了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儿,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忙来见礼。归了坐细看时,真是与众各别。只见: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宝玉看罢,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满清入主中原以后,也带来了北方民族刚劲、质朴的文化。《红楼梦》是一部“骸骨迷恋”的作品,它的文化精神是阴柔的、女性的、颓靡的、自恋的。《鹿鼎记》却崇尚一种阳刚的、尚武的、上升的、江湖的精神。《红楼梦》对于后一种精神极端排斥,像薛蟠这样的人遭到无情的嘲弄。 然而在《鹿鼎记》当中,我们却看到隐藏在“浊臭的男人”——包括天地会群雄和满口“他奶奶的”的御前侍卫们——身上的强健的生命力。

小说中韦小宝的形象很特别,与传统的英雄主角区别很大,没有高超的武艺,也没有英俊潇洒的出场画面,更多的是,贪生怕死,贪财好色的形象。活脱脱的一个市井小人物慢慢成长起来的故事。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面对胡虏的入侵,开始的时候,韦小宝也如诸多汉人好汉,仇恨入侵的满人。与茅十八相处的这段时间,张口闭口,必是明高祖灭元的故事。清入侵和蒙古入主中原相似,都是北方少数民族奴役汉人,清初怀念旧国的遗老们,多借明高祖驱逐蒙古人的故事,来隐喻反清复明的愿望。韦小宝大字不识一个,但是却在说书先生那里听《英烈传》,将故事中的故事倒背如流。
但越到后面,越是发现,国家在康熙的统治下,越来越兴盛,相比万明的黑暗社会,这个时候确实好了很多。似乎感觉反不反清,复不复明已经不重要,谁能给百姓带来富足的生活就是好皇帝。韦小宝的为国为家,已经超出了狭隘的汉民族至上的传统观念,天下百姓为一家,这种侠义精神更为高尚。
有人觉得韦小宝过于厚黑,没有侠者风范,左右逢源,巧舌如簧,专用些个下三滥的手段去达成目标。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得回到韦小宝本身。他出身妓院,母亲是妓女,完全不知道生父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韦小宝不可能没有一身的市井味,在危险面前,求生的欲望更加强烈。我们看看他每次升官发财都是在生与死之间挣扎活下来而获得的。比如联合康熙诛杀鳌拜、神龙岛遇险、雅克萨遇罗刹国公主等。
我们还是得要回归人物本身的性情和精神的分析上。
虽然韦小宝溜须拍马、贪生怕死,又善坑蒙拐骗,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根本没有一个侠者的操守,活脱脱一个奸诈小人的形象。但是在国家大义、民族大义面前,他又毫不退缩,总是在扮演“关键先生”的角色。他对威胁到自己的人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却从未想伤害和背叛对自己好的人,包括康熙和天地会。当必须在康熙和天地会之间做出选择时,他两手一撂,带着七个老婆归隐江湖,谁也不背叛。
作为侠者,韦小宝或许是不合格的,但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是精彩绝伦的。

陶成奔老师



《笑傲江湖》和那些与武侠为伴的日子 

我不算是个金庸迷,连武侠迷也算不上。在决定做这一期读书推荐之前,我甚至没有读完过一本武侠小说。虽然不爱看武侠小说,对武侠剧倒是乐此不疲。
我很小的时候就爱看武侠剧。刚出生那时,家里就有了全村第二台电视机。据说村里买第一台电视机的人家,每次村里人去看电视都要收5分钱。那时候我们家和两个伯父家同住一栋祖宅大院,几个堂哥每天哭着闹着要去看电视。兄弟商量之下,咬咬牙,凑了八百多元买了一台,供大伙免费来看。此后,每天天一黑,村里的人就偕老携幼来家里看电视,一间大堂屋,每天挤着几十个人,小孩趴前面、老人坐着,年轻人则一丛一丛站在后面,一屋子人全神贯注盯着一方只有12英寸的电视屏幕。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只记得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后脑勺。一直到现在,一些主题曲还记忆深刻,“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刀,是什么样的刀,剑,是什么样的剑,人,是什么样的人” …… 据长辈说,我最早学说话,就是哼这些台词。
读小学后,依然爱看武侠剧,但是家里的天线杆只能接收三五个频道,而彼时村里已经开始流行“大锅盖”,能接收好几十个频道,还逐渐有了彩电,于是又轮到我们天一黑就跑去邻居家看电视。小学期间爸妈管教极严,除了周末两个晚上可以外出,其他晚上一律不给出门。我只好见机行事,趁父母出去,自己悄悄爬起来,紧跟着也溜出去,爸妈习惯到隔壁的四伯父家喝茶看电视,他们坐在里面看,我就搬个小凳子在门口看,等放映结束,我就悄悄先溜回家,躺到床上装睡。直到一天晚上,我照常“见机行事”,看得入了迷,印象中就是这部李亚鹏版的《笑傲江湖》,看完后悄悄溜回家,把头蒙在被子里,脑子还在回放刘欢“咿…呀…”的主题曲,过了几分钟,我爸开门,开灯,突然扯开我的被子,然后重重的一大巴掌呼在我身上,全身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灼烧,事情败露了。
忘了当晚我爸教训了我些什么,总之,我偷偷追武侠剧的日子结束了。对武侠的喜爱,似乎也戛然而止。
直到最近才完完整整地读完四卷本的《笑傲江湖》,掩卷之后,欲罢不能,又开始翻金庸其他的作品,不禁感叹:武侠小说中,居然能写出如此鲜活、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注入如此深厚的文化内涵,以及如此深刻的社会洞察、人性关怀和历史思考。我还搜来了金庸的传记,并对金庸“海宁查家”的家学渊源进行了一番考察,因为我相信,如此令人震撼的知识储备,绝非一人一代之功所能够达到的。
《笑傲江湖》给我的思考,简单来说,有几点:
一、文字与武功。 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出场的时候,其摧心掌“将一颗心给震成八九片,外表却毫发无损。”杀人于无形,最厉害工夫也当如此!我一开始为作者着急:把开场的余沧海写得那么厉害,后面还怎么写?没想到接下来还有让余沧海闻之色变的木高峰,还有惮于紫霞神功的威力,让木高峰尚未交手就溜的岳不群。而尚未学得僻邪剑谱之前的岳不群,在风清扬、任我行等高人面前,却又像个小学生一样。任我行、令狐冲、任盈盈外加向问天四位全武林最顶级的高手联合起来,也不敌东方不败的绣花针……,小说的战斗场面,可谓惊涛骇浪,一浪胜过一浪。
二、正义与邪恶衡山派长老刘正风与“魔教”长老曲洋因音律交心,为了避嫌,他主动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但是以嵩山派为首的五岳剑派却要求刘正风:要么杀掉曲洋以表态度,否则将屠杀刘府全家以防万一。五岳剑派的其他“英雄豪杰”也互相附和,认为“正邪不两立,魔教亡我之心不死,他们与正派高人结交是有意拉拢、图谋不轨”甚至连令狐冲,也又多次心理斗争“曲洋祖孙出手救我,定然不安好心”、“日后见了魔教的人,当然是拔剑便杀。”。金庸笔下的名门正派,很多岳不群一类的伪君子、左冷禅一类的野心家,还有众多只站立场,不问是非,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乌合之众。而魔教里,却不乏曲高和寡的曲洋、至情至深的任盈盈,为人豪迈的向问天,甚至连任我行、田伯光、桃谷六仙这些人,也个个是敢爱敢恨、直率仗义、恩怨分明的 “真小人”。
三、权力与欲望。左冷禅、岳不群挖空心思要将五岳剑派统一为五岳派,并不择手段地谋取五岳掌门之位,要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但是“鼎足而三之后,接下来便要吞并少林、武当一统天下,再接下来,就是寻求掌门终生制和长生不老了。”而东方不败篡位后对日月神教采取高压独裁统治,对此不屑一顾的任我行,在复位后看到教众跪倒一地,山呼“圣教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恭维以后,也逐渐从不适应到感觉良好,决心“继续沿用也无妨……

林建刚老师



我的《天龙八部》阅读史


初中求学时,我所做的最叛逆的事情是躲在被窝里打手电筒追金庸武侠小说。早已忘却耗费了多少电池,我只记得时间真是飞快,正看到引人入胜处,早操铃就响起来,提醒每一个正值青春发育的我们,起床锻炼身体。那应该是我最用功读书的时光了,没人催你迫你,完全是兴趣所致。唯一遗憾的是,农村的父母与学校的师长,都视金庸为洪水猛兽,认为他的小说是学习的最大敌人。在这种情形下,读金庸武侠小说犹如偷食禁果,颇有做地下党的感觉。遗憾当然也有,因为不能正大光明的读武侠小说,偷偷摸摸之下,视力急剧下降。此后的岁月里,诚所谓“一日不能无眼镜”了。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些人生中无意埋下的种子,茁壮成长,长成了参天大树,于是就有了在大学开设金庸武侠小说研究的选修课。谁能想到,初中时抗命父母违背师长的叛逆行为,最终会演变成为此后大学课堂上的谈笑风生呢?所以,亲爱的朋友们啊,人生在世,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追随本心,在青春的美好时光里,不要放弃人生的每一种可能性啦。当然,大抵世间最美之事还在于读书,如果世界真有天堂,那天堂必须是图书馆的样子才好呢。
《天龙八部》应该就是初中看完的。初看《天龙八部》,只觉得这是一部流浪小说。一开始,以段誉为主角,先是云南大理的山茶花,紧接着是姑苏慕容家的“杏花春雨江南”。然后,镜头陡转,英雄乔峰出场,中原大地,少林寺下,雁门关外,留下“塞外牛羊空自许”的遗憾。再后,虚竹现身,梦姑梦郎,在迎娶西夏公主的日子里,镜头早已转到祖国的西北边陲矣。段誉、乔峰、虚竹三位主人公的流浪,构建了祖国美好山河的壮丽史诗。人在香港的金庸,怀着对祖国的文化乡愁,在殖民地的东方之珠构筑了小说中的文化中国。无疑的,这得益于金庸在抗战时期颠沛流离的生活阅历。多说一句,不止金庸如此,那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港台作家所共有的东西。余光中魂牵梦萦的黄河长江菩萨蛮,郑愁予铭心刻骨的“达达的马蹄”背后的江南,都是乡愁下所构建的“文化的江山”。人生大抵如此,每个人出生在故乡,然后外地求学,毕业后,去更远的地方工作,去再远的地方周游世界。故乡就是圆心,我们每个人的足迹,无非就是围绕圆心画圆的过程,圆越大,我们的足迹越广。然而,即使足迹再广,我们最爱吃的饭,依然是妈妈做的饭。我们最眷恋的地方,依然是小时候长大的地方。童年的时光,每个人所感受到的时间呈现减速度,那是“从前慢,车马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初恋,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甜。成年之后,人生所体验到的时间呈现加速度,真就是白驹过隙了。故而,那些成为作家的人,为了缓解身在异乡的思乡情结,用文字构建了他们心目中的永恒故乡。就这样,鲁迅在北京想象他的“S城(绍兴)世界”,老舍在伦敦描绘他的“北平世界”,沈从文在北方建筑他的“湘西世界”,他的学生汪曾祺也在北京构建他的“苏北水乡”,我的山东老乡莫言也在外地形塑了他的“山东高密东北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金庸,不能畅游故土,于是就让他塑造的人物痛痛快快在中国的山川大地游个遍。《天龙八部》所体现的流浪性,乃是作者“文化乡愁”背后的“文化意淫”,亦是作家创作心理的一种体现。
2002年,我进入大学中文系求学,读金庸成了正大光明之事。于是在大学期间,重温旧书,又有了新的体悟。这次阅读,感觉《天龙八部》乃是一部谈复仇与情爱之书。
关于复仇,涉及人物众多。就大理段氏一族而言,乃是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与段正淳兄弟的复仇,是刀光剑影下的皇位争斗。就乔峰而言,乃是寻找自己杀父仇人的复仇之路。就这一点而言,乔峰非常类似于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中的俄狄浦斯王。他拼命反抗命运,拼命寻找他养父的杀父仇人,竭力追查他心中的大恶人,由此来证明自己的出身,他反抗命运的努力在他的契丹出身面前,反而证明了那一个最无可奈何的悲剧:你愈是反抗命运,愈加导致了命运的提前到来。他终于找到了他的仇人,赫然就是他的亲生父亲萧远山。就慕容博父子而言,他的复仇乃是渴望重新回复燕国慕容氏族的荣光,成就复国功业。在不可逆的历史潮流中,他们父子的春秋美梦终成南柯一梦,讥者嘲笑他们乃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随着年龄渐长,我倒是对他们的复国之梦多了一些温情理解,他们有他们的历史记忆,他们的固执,热血、全力以赴,固然包涵了权谋与诡诈,确实潜藏着不择手段,导致所有他们的手下都成了他们复国之工具,然而,这些之外,却也有值得悲悯之处。
情爱,而非爱情,是《天龙八部》中的另一条引线。少年读《天龙八部》,往往目醉神迷于段誉与钟灵、木婉清、王语嫣这样情窦初开的爱情,往往痛彻于萧峰与阿朱有情人生死分离的爱情,却忽视了纯洁爱情背后的情爱因素。爱情,适用于豆蔻年华,是少男少女的专利,而情爱,更多属于曾经沧海,是少妇的专属。《天龙八部》中的情爱因素,集中于段正淳、萧峰、虚竹背后的女人身上。且不说段正淳层出不穷的风流韵事,亦不说虚竹与西夏公主先性后爱的美好姻缘,就说说萧峰背后的马夫人吧。情欲得不到满足的马夫人,色诱萧峰,结果却萧峰无视。受到打击的马夫人决定报复,于是在丐帮中泄露了萧峰的契丹人身份,导致了丐帮的内讧,丐帮自此开始由盛转衰。这种因为情欲得不到满足进而毁灭世界的女性形象,当然不仅仅马夫人而已。施耐庵《水浒传》的潘金莲与潘巧云;曹禺《雷雨》中的繁漪;张爱玲《金锁记》 中的曹七巧,都属于此类女性,而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这一类情欲得不到满足而疯狂报复世界的典型女性人物,莫过于各种宫斗剧中的皇后形象。这种情欲复仇的叙事,在《天龙八部》中的马夫人,体现得淋漓尽致。
2006年秋天,我去厦大读研究生,2009年毕业后到希望高中教书,2013年秋又去南开大学读博。这一时期,偶有闲情逸致读金庸武侠,对《天龙八部》又有了新的体悟。我觉得小说中段誉、虚竹、萧峰三位男主人公分别代表了人类的三种困境。
段誉陷入了的是乱伦的道德困境。小说一出场就是段誉与钟灵的美好邂逅,紧接着是段誉与木婉清金风玉露式相逢,最后还有他与女神王语嫣的情感纠缠。然而,每当爱情的火苗开始熊熊燃烧,每当荷尔蒙蓬勃而起,事情的真相就会浇灭这美好的爱情。钟灵、木婉清、王语嫣,都是段正淳婚外情的产物,而段誉一直都以为他是段正淳的儿子。每当一场爱情开始时,读者都禁不住替段誉捏一把冷汗,可千万别再是陷入乱伦的困境。幸好,最后谜底揭开,段誉乃是刀白凤与段延庆一夜风流的产物。于是,段誉这一场又一场的乱伦困境,才得以彻底摆脱。多说一句,后来金庸修改《天龙八部》,将王语嫣与段誉硬生生分开。我对这个修改的结局很不满意。小说中,段誉追求王语嫣,最是辛苦。幸好在枯井中,终于赢得女神芳心,这是我初中读到的小说中最甜的时刻,怎么能让两人再次分离呢?《倚天屠龙记》中赵敏“我偏要勉强”,终于与张无忌“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段誉追语嫣追得那么辛苦,金庸老爷子为何不给发糖呢?
虚竹陷入的是宗教困境。从小就在少林寺长大的虚竹,是少林弟子,功夫一般,但他对佛教的信仰却非常虔诚。然而,自从他误打误撞破解了珍珑棋局,他的无崖子师傅就把一身功力传给了他。就这样,一个信仰佛教的人,学的却是北冥神功与逍遥功法。北冥与逍遥这样的意象,毫无疑问,都源自庄子。老庄的思想,后来更多是道教所吸收。于是,虚竹信仰佛教,修习的武功却是道教,这形成了宗教冲突。于是,天山童姥对虚竹进行了信仰的思想改造。佛教徒忌食荤腥,天山童姥偏要虚竹喝酒吃肉;佛教徒拒绝男欢女爱,天山童姥偏要虚竹体会男女间的美好爱欲。最终,一个曾经的佛教徒,在经历了武功的改变后,在饮食与美色的重重诱惑下,最终告别少林寺,前往了灵鹫宫。他的信仰与武功,终于得到了和谐之统一。
萧峰陷入的是种族困境。一个原本契丹族的孩子,所接受的教育都是最汉化的教育,不论是降龙十八掌,还是太祖长拳,都是汉族武功。那么,这个契丹族的孩子,到底是汉人还是契丹人?按照陈寅恪“文化而非种族”的观点,胡人汉化之后就应该是汉人,汉人胡化则应该是胡人。那么,萧峰就应该是汉人。不过,小说中绝大多数的大宋子民,更多是从种族而非文化来看待这个问题。于是,萧峰就夹杂在辽与宋的种族战争之中,在辽宋发生战争时,萧峰这个武林第一高手,应该做何种选择呢?他无从选择,最终只能自尽于雁门关前。英雄无路,悲夫悲夫。

年龄不同,阅历不同,心境不同。面对同一本书的阅读感受,也就不同。词人蒋捷在《虞美人·听雨》中写道: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听雨如此,读书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书中的答案,随着年龄不同而不同书中的答案,千姿百态,人言人殊,就是从未有过标准答案。
2020年7月于慕适斋
电脑访问:日本暴力强奷在线播放 PC端 | 手机访问:日本暴力强奷在线播放 手机端
友情链接: